地产人 | 原本打算辞职创业,现在庆幸自己等了等

2月23日,晚上11点半,廖敬发了一条朋友圈:“有公司招人吗?”

年前,他从原来的地产分析机构离职,准备好好过个年再重新出发,但新年一过,一切都变了。

“还好我年前没离职去创业”,就职于某房地产国企的林文说,去年公司进行了大规模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人事调整,开始实行内部竞争上岗制度,“中层干部换了一遍,整个集团总部裁员三分之一。”林文所在部门原本有14个人,最后只留下来3人,有人去了其他地产公司,有人走上了创业的道路。

看到公司动荡加剧,林文原本也羡慕那些走出去的人,但现在他放弃了创业的念头,选择继续留在该公司。“一哥们离开后单枪匹马去做文创,现在受疫情影响一个月开支六七万,零收入。”“年前还和朋友讨论离职之后的出路,有建议一起做装修公司的,有说在老家开养鸡场的”,玩笑之间思考未来,但最终身上背着的百万房贷和疫情带来的压力左右了决策。

冬天,就是一群人感到并忍受着寒冷。

2月24日,碧桂园在2020复工第一天宣布了新一轮的组织结构调整,涉及到38位以上高管和区域的人事变动。原本龙头企业的营销业务线人事变动会被猎头重点关注,并迅速展开挖人计划,但2020年后,即使在猎头市场,也开始变得谨慎了。

“除非之前背景不错,不然也不是很受市场欢迎。”在看到碧桂园的消息之后,某猎头公司的康蒂告诉作者,房地产公司招人的要求又提高了。

1、理性的房企:门槛变高钱未涨

今年春天,中国人的生活里买房变得不再重要。而招聘新人,对于地产企业来说也没那么重要。

“疫情之后,地产企业的招聘变得非常谨慎。”某猎头公司高管惠宁称,“年前有一些特别紧缺的岗位,企业恨不得发个简历立刻就面试,条件OK就赶紧发offer到岗。现在几乎都暂缓了。”

图片来源:智联招聘

根据智联招聘的调查,超过三成企业选择缩减招聘,近三成企业无法为员工按时发放薪资,降薪、合同违约风险、裁员也成为企业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惠宁所在的公司以房地产行业的人才资源为主,他对行业态势有着自己的担忧,认为对于高周转房企而言,这场疫情无疑是一个严峻考验。“这个行业是五个锅盖盖十口锅,现在一下停滞了,相当于许多项目的销售额几乎为零。上半年又是还贷的高峰,现金流上非常紧张。别说招人了,很多公司都在忙着裁员。”

面对此次碧桂园的人事大调整,康蒂表示尽管会有部分人才流出,但除非是背景特别优秀的,否则很难受到市场欢迎,而这种用人形势早在2018年就开始了。“如果疫情影响到猎头行情的20%,那么房地产市场的大环境其实影响了另外的80%。”

惠宁也从人才画像上体会到市场的变化,招人基本上精中选精,优中选优。惠宁称没有出色业绩的普通职业经理人,很难受到市场青睐。

在某 TOP50 房企的一则招聘要求中,不仅要求从业经验15年以上、有战略格局、标杆营销体系出身、跟企业文化匹配、有操盘业绩数据说话,还要求“能持续打胜仗(近期业绩好,十年八年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猎头拿到这个岗位要求之后都觉得,“难度已经高到变态了。”

过去,处于规模扩张期的房企,创造了大量的岗位的同时,也推高了行业的薪资水平。今时不同往日,“我相信很多猎头公司都不怎么能赚到龙湖、世茂的钱,因为他们已经很稳定了。”康蒂所在公司之前深度合作的房企大多进入 TOP30 ,已经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企业人均效能提升,岗位需求并不多。接下来她的目标是找想冲进 TOP50 以内的地产公司。在薪资方面,倍思卓人力资源合伙人佟璐表示房企现在的趋势是越来越理性,“有一部分公司可能之前薪水开得比较高,原来能有一千万,这两年业绩不好,只能五百万了。”

“僧多粥少,企业肯定会在好的候选人中优中选优。公司可能只需要一份60分的简历,但很多80分以上的人都过来竞争,那肯定选89最高分。”康蒂说如今是人才饱和的买方市场,企业话语权比较大,尽管候选人门槛变高,但薪资待遇上并未有大幅提升。“很多人是平级跳动,甚至降低了职级和薪资去找工作,不像前几年跳槽还能升一级。”

疫情带来的销售目标和回款的影响,也使得各家房企面临着城市战区策略、资金计划等方面的重新调整。“ TOP10 的两家明星房企,年前在进行大区整合要招营销岗位。因为受到疫情影响,区域合并计划也有相应调整,需求便暂缓了。”

但随着地产下半场的到来,房企也在积极探寻新的业务增长点,招兵买马成为寻求长远发展的第一步。康蒂指出,“很多企业开始涉足长租公寓、特色小镇、文旅、商业等,像旭辉、中骏都在做商业地产,招了很多有相关背景的人。而且在用人也不再是单一职能,更多元化。营销职能的副总,如果有一些运营、投资方面的经验是加分项。”

标杆房企里经受住市场波动考验并且做出成绩的一拨人,是行业内的重点关注对象。倍思卓人力资源合伙人佟璐称,一是品牌公司、体系化企业出来的人,经历过明星公司拉练后得到了素质化的锤炼。二是职业的稳定度显示出他在不同市场周期下能不能坚持的住并且做出成绩。

惠宁指出猎头公司内部把地产企业里绩效考评位于头部的候选人称为A类人才,这是各家企业目前都在争揽的紧缺人才。“但各公司老大都把他们保护得很好,而且本身也不缺机会,因此许多猎头谈成offer的概率不是很高。”

但无论对于猎头公司,还是地产职场人而言,从2019年开始行业的生存难度都升高了。

2、降薪的猎头:帮人找工作的人失业了

地产企业频繁的组织架构变动是从市场和企业员工的心理变化开始发酵的,“原来营销业务线上计划跳槽的人会等到春节后辞职,但今年很多人已经等不到年后,年前就行动了。”某 TOP20 房企的一位营销总监说,在企业追求高周转的模式下,整个系统运转的节奏非常快,营销口的人已经“被逼到了极限,这是整个四季度所有的房地产团队或者案场一线人员的真实感受。”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房企集团层面高管人事变动超过400人,涉及房企超过150家,万科、融创、保利发展等在内的龙头房企都在进行组织变革。

但剧烈的变动并没有让猎头公司兴奋。“去年有两位北京大咖到了上海某家企业,当时我就知道营销条线不用做了。果不其然,岗位就这么多,肯定是自己的人过来。”康蒂称,组织架构的调整往往伴随着一波高管变动潮,又继续影响到一整条业务线,而这些人经常是“拖家带口式跳槽”,用老部下很快安插满新岗位。

一般而言,猎头费用是抽取年薪的20%左右,到账时间多在候选人入职后3个月,或通过试用期后。“现在行情不太好,有时候还是固定税后年薪抽成,就更少了。”康蒂称对地产企业来说,相比人力端口的猎头费用,现金用来还银行贷款、建筑款等要重要得多。“目前各地产企业都在忽悠和安抚我们。这个月除了有两家关系比较不错的,其他都在拖着不付款。”惠宁称猎头对接的端口是地产企业的HR部门,“他们也解决不了,我们也没办法,只能等一等。”

“回款慢是对我们最直接的影响。真实情况很吓人,很多同行已经因此关门了。我们属于行业里 TOP前列的,全员降薪50%,管理层象征性收1万块月薪。”惠宁连说了几句“可怕”来形容行业遭遇的危机,受到疫情影响,惠宁所在的公司已经到了入不敷出的状态。

“比如一个月开支200万,现在回款才50万,现金上就亏了100多万。公司是看了账面以及应收账款,假设如果每个月只回款50万,还能活多久。在极端条件下如果一直亏损也至少能到2021年,那我们就先降薪。”惠宁称选择降薪对于企业和员工来说都是为了能够活下去。“所谓的降薪,其实是缓薪。先发部分薪水,其余部分等公司经营情况和客户回款情况,好转后再补发。中途一旦离职,也会给员工补上应得工资。如果情况持续恶化,不排除有裁员的可能。”

相对于行业头部企业,诸多抗风险能力较弱的小猎头公司面临着更大的风险。“他们大多只有一两家客户,老板选择直接关门,把员工都辞退了。如果应收回款还有100多万,就算过了一年半载才顺利回款,至少这笔钱还能落自己手里。”据惠宁称,这样歇业的公司不在少数。

毫无疑问,这场疫情加速了猎头行业的淘汰赛。“可能一些公司本来能撑到10月份,现在疫情一来,2月份就不行了。”惠宁表示疫情结束后行业会迎来一轮洗牌,“我们这次活下来后应该会活得更好,毕竟市场上少了很多竞争对手。”除了现金流问题,惠宁的团队把精力放在了“再造血功能”上,争取在市场比较差的情况下也能把业绩做出来。

3、观望的候选人:“能不动就别动”

随着疫情到达拐点,复工的企业增加,一些企业已经重启招聘,比如万科物业启动了2万人的招聘计划,融创、绿城等企业也开始定向招人,但更多原本准备跳槽的候选人选择了观望。

夏渊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在年前辞职。去年10月他接到了某百强房企的offer,本来预备春节后到岗,结果疫情发生后,对方公司取消了职位邀请。夏渊回想起来还是一身冷汗,“如果我辞职了,现在肯定找不到工作,至少要歇半年。”

“我们有两个大单年前已经谈好了,都因为疫情原因重新考虑是否入职,可能就拒绝offer了。这是一个普遍的行业现象。”惠宁称大多数候选人都在保持观望。

佟璐认为,候选人之前选择跳槽,是当时衡量种种利弊所做出的决定。随着疫情来临,外界市场环境发生了变化,犹如蝴蝶效应一样,种种因素叠加,很有可能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哪怕疫情拐点已经到来,对于候选人在下一阶段看机会也有一些延续性的影响,不会因为疫情得到了控制,马上就恢复到之前的状态。”

受疫情影响,康蒂称对储备岗、身在疫区及裸辞的候选人的影响比较大。储备岗位是指入职后先集团待一段时间,后面有新的区域开拓或者其他职位的人离开后,直接替补上去。这种职位有一定的风险性,而且要全国出差。“疫情出来后,面对冒险性的岗位,候选人会谨慎一些,偏向原来固定性地点的工作。而裸辞的人相当于踏空了节奏。”

其中负面影响最大的莫过于疫情重灾区的地产人,疫情下武汉房企复工、销售、回款及结转进度均将受到冲击。“我之前给某公司推荐候选人,对方直接表示湖北籍人选暂时不考虑。”康蒂认为这对于候选人是不公平的。“而身在武汉的地产人,内心也有着非常大的波动。一方面看不清项目前景如何,另外一方面,即使有了外地offer,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城。”

“一些候选人过来问我2020年怎么办,我给的建议就是能不动就不动。”康蒂坦诚,尽管是作为专职“挖人”的猎头,但依旧会这样劝告候选人。“如果不是非动不可的话,动其实会很惨的,不确定性太强了。”一个候选人曾对康蒂说要去创业,康蒂劝阻了对方,并好言相告:“接下来一到两年,最重要的事情是把本职工作做到极致。”

在佟璐看来,市场本身即存在振动周期,回归理性后业内人士更应该总结和反思——你的核心竞争力到底在哪里?佟璐曾给 TOP10 房企推荐过一名高管,2019年上半年该区域的业绩完成度并不令人满意。“候选人入职后迅速调整了城市公司的策略和方法,成为第一个撞线的团队。集团给予嘉奖后也调整了全年指标,在这种高压状态下,他也出色完成了业绩。”

他们都认同一个观点:浮夸的时代过去了,靠天吃饭、靠跳槽“连升三级”的日子少了,真正考验人的时刻来临了。

“好多人说营销是靠天吃饭,其实我不完全认同。”从业近12年来,佟璐称她最大的感受是行业内人和企业的兴衰沉浮。“能够认真沉淀自己的企业,能够不断反思和复盘的职业经理人,是凭着真本事留在了行业里,他们得到了应得的行业红利。在任何市场环境下,公司(和人)的反应,决定了能不能拿到这张船票。如果每条船都上得快,那就是走在行业前端。但有的公司反应慢一些,别人都起跑了,他还在优化自己,没踩上点,那可能很快就被洗出行业——游戏规则就是这么简单。”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廖敬、林文、惠宁、康蒂、夏渊均为化名)

資料來源:未来可栖 @36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