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蔚来” VS 上海特斯拉:谁是天选之子?

编者按:本文来自36氪「未来汽车日报」(微信公众号ID:auto-time),作者:程潇熠。

作者 | 程潇熠

编辑 | 吴岩

蔚来汽车中国总部落户合肥的消息,犹如一枚深水炸弹,在股市引起了一波震荡。

美国时间2月25日,蔚来股价逆市上涨13.4%,报收4.4美元,盘前一度涨超30%;江淮汽车连续两个交易日涨停。坊间悄悄兴起了“蔚来概念股”,甚至有人整理了一份蔚来汽车供应商清单,供投资者参考。

消息一出,多数分析师认为蔚来股票能够长期看好。美国投资机构伯恩斯坦对蔚来股票的评级从“弱于大盘”上调至“与大盘持平”,目标股价上调至4美元。

据合肥市政府对外披露数据,蔚来中国总部项目初步计划融资145亿元,同时规划建设总部及研发基地(10亿元)和第二生产基地(15亿元)。蔚来中国预计2020年上市3款车型,营收148亿元;2024年上市6-8款车型,营收1200亿元;2020年至2025年总营收4200亿元。此外,双方还提出计划2025年前在科创板上市。

目前双方签署的仅是框架协议。在最终协议正式敲定前,任何条款和金额都有变动的可能。若蔚来2019年财报在3月初发布,预计不会透露更多关于此次合作的细节。鉴于蔚来2019年下半年连续5个月销量上涨,以及从三季度开始实施降本增效措施,四季度财报大概率向好。

不过,此次合作背后,仍有诸多疑问有待解答。蔚来汽车凭什么赢得多家投资方青睐?百亿融资对蔚来而言意味着什么?成功融资后蔚来还面临哪些困境?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采访多位分析师及业内人士,试图寻找答案。

为什么蔚来能拿到钱?

从2018年四季度开始,融资百亿却迟迟无法实现自我造血的造车新势力,让资本开始持观望态度。

小鹏汽车原计划去年完成300亿元融资,但最后只盼来了4亿美元C轮融资。拜腾汽车原定去年年中完成C轮融资的计划,也因为市场对新造车领域的悲观态度而一再推迟。近日,早期投资人高瓴资本和淡马锡控股减持蔚来股票,再次引发外界质疑。

融资不畅与产品进度受阻、营收计划被打乱,已形成恶性循环。业内普遍认为,2020年将是新造车加速淘汰的一年。

“这是新兴技术类企业发展过程中一个难以逃脱的‘命数’,成败可能就在生死边缘。”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案例研究员、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钱文颖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当年的特斯拉多年亏损几近破产,没有机构愿意继续投资,但因为关键融资和外部环境变化打开了局面,现在特斯拉与资本的博弈能力强很多。

钱文颖认为,蔚来此时受到资本青睐,除了其树立的高端品牌形象和深入人心的用户体系价值,还有两方面原因。

蔚来首家NIO House 来源:蔚来官网

一方面,蔚来作为国产新能源品牌中表现可圈可点的企业,有眼光的地方政府一定会看重其未来可能带来的巨大价值。“矮子里面拔高个儿,新能源汽车产业是关乎国家未来竞争实力的战略性产业,即便是资本寒冬,政府也不会坐视不管的。”另一方面,蔚来目前处于低谷,的确是投资的好时机。

如何在眼下生存和长远目标之间达成平衡,是每个新兴技术类企业必须思考的问题。钱文颖坦言,如果短期自我造血能力不足,很多品牌力逊色于蔚来的企业在资本寒冬中“很容易死在沙滩上”,创始人不仅要有高远的目标,还要立足当下,思考短期内如何活下去。

蔚来为什么选择合肥?

“诱惑足够大。”在传统车企从业多年的孙亮告诉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李老板自信能搞定经商千年的徽商。”事实上,蔚来汽车创始人、董事长、CEO李斌就是安徽人。

孙亮认为,合肥最吸引李斌的是在获得大力投资扶持的同时,控制权还掌握在蔚来手中。另一位在汽车行业从业十年的资深人士持类似观点。他认为,国资入股对控制权和经营管理方面的干预会相对少一些,“这是李斌看重的”。

李斌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采访时表示,蔚来落户合肥,对双方都是非常合理的选择。

对于蔚来而言,得到合肥政府的投资蕴含多重利好。相较于优质企业扎堆的上海,除了超百亿资金支持,头部企业较少的合肥能给予蔚来更多扶持,蔚来在当地应付代工厂及供应商的费用,或将有更多拉长账期的余地。蔚来工厂和部分团队常驻合肥,这些已有布局也让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更加顺理成章。

江淮蔚来工厂 来源:蔚来

此外,汽车产业向来是安徽的重点发展产业,有越来越多的大型新科技公司和逐渐形成的产业集群,再加上临近长三角的地缘优势,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不过,孙亮对此次合作的长期发展持保留态度。“蔚来最大的魅力就是团队和产品的无限可能,只希望不要被当地资本所控制。” 

2017年,位于安徽合肥的江淮汽车曾与大众汽车集团合资组建江淮大众,是安徽省先进制造业发展“一号工程”,也是国内第一家专注于新能源汽车的合资企业,股比为50:50,合资初始期限25年。但在孙亮看来,江淮大众的合作已“没有公布地结束了”,他在江淮大众项目的朋友全部回到了原岗位。他认为,可能是资本问题导致合作不顺利。

孙亮认为,蔚来最好的选择是成都或杭州。“这两个地方政府的投资平台都是以财务投资和政策扶持为主,对企业的经营管理没兴趣,企业的自主性能够得到充分保障,这也是蔚来所需要的。”

百亿融资够花多久?

“100亿元对于汽车产业并不是能一直吃老本的大数目。但对于目前的蔚来,是能解决燃眉之急、能救命的一笔钱。”钱文颖认为,蔚来可能还要持续较长一段时间的亏损,才能逐渐接近盈亏平衡点。 

蔚来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蔚来汽车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限制用途现金和短期投资总额为19.607亿元,不足20亿元。按照2018年全年100亿元的资本开支和运营现金开支计算,合肥政府的资金若及时到位,至少可以保证蔚来安稳地度过2020年。

此外,在业内看来,合肥超百亿元投资,其价值远不止账面数字,还在于对新造车的整体信心提振。“大部分造车新势力的同仁是希望蔚来能够成功,给大家树立榜样带来希望的。”在一家新造车企业任职销售的李克向未来汽车日报感叹,这个消息对新造车团体算是多重利好。

“未来我们有可能会看到安徽蔚来和上海特斯拉的对峙。”钱文颖认为,上海和安徽可能代表了两种不同的政府产业战略,一个是招商引资国际品牌,一个是扶持国产品牌。但这两种战略归根到底都会加速中国新能源市场发展。 

有地方政府的支持和背书,蔚来的价值被多个投资机构分析师看好。“蔚来属于可以安营扎寨打硬仗类型的,长期看好。”一位投资分析师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自己已经准备买入蔚来的股票。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落户合肥,为蔚来之后的融资铺平了道路。“只要有政府主导的投资进入,后续就很难有其他社会资金进入。”孙亮对未来汽车日报表示,再强的资金都比不过政府0.01%的股份,“何况合肥这次很可能超过5%,对公司的关键决策是有发言权的”。

不过,孙亮认为,接受政府投资归根到底利大于弊。如果蔚来与合肥市政府的合作表现足够亮眼,给投资人更多信心,未来仍会有大量优质资本愿意主动上门。

蔚来还得迈过哪些坎儿?

李斌在接受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专访时提到,企业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目标,顺利融资是企业的阶段性发展需求。但想要跨过安全线,拥有博弈资本的力量,还需有自我造血的能力和可持续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新造车团队未来只有两三年时间,如果到不了10万台的销量,就没法活下去。”威马汽车CEO沈晖曾在2018年反复公开强调新造车企业的时间窗口问题。

但时至今日,新造车销量排名第一的蔚来2019年累计销售超2万辆,威马跟小鹏汽车销量仅1.6万辆左右。目前,蔚来距离10万辆的“安全线”还很远,想要突破目前的销售量级,还需要有爆款车型“加持”。

“现在ES8量比较少了,EC6不太像走量的车型,只靠ES6的话很难,还是得有走量的车型,能达到5万辆的话就成功了。”李克对未来汽车日报(ID:auto-time)表示,他对蔚来很有信心,如果蔚来能够推出走量车型,销量不会低于BBA(奔驰、宝马、奥迪)同级别同价位车型。

蔚来ES6 来源:蔚来官网

蔚来汽车被很多人视为最有希望成为“中国特斯拉”的新造车企业。但一位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向未来汽车日报表示,他认为最大的风险是把蔚来当作中国版特斯拉,因为两家公司有本质差别。

“马斯克是一个极客类型的人,体现在特斯拉上,他更倾向于把电池管理系统和无人驾驶软硬件做到极致,车最后成了一个实施平台。”上述分析师认为,这也是资本市场给特斯拉高估值的重要因素,“有朝一日,这些领域的成就如果变现,盈利空间将是惊人的。”

但他认为,蔚来在这方面还没有表现出突出亮点,目前主要是在商业模式和车型上发力,对自动驾驶和核心技术的研发能力逊于特斯拉,而在这方面追赶需要长时间的投入和坚定的信念。“不过在国内,能把高端品牌建立起来本身就是一种价值。”

蔚来与特斯拉的发展阶段和侧重点的确存在很多差异,特斯拉的发展模式在前期给国内造车新势力提供了一定的借鉴,但一味学习模仿,很难走出特斯拉的阴影。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孙亮、李克为化名)

資料來源:未来汽车日报 @36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跳至工具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