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大事件 | 大选前的决议:美联储继续放水 零利率还能走多远?

市场的目光都聚焦于美联储,这一次美联储决议决定着大选之前的市场走向。

在美联储周三宣布政策之前,全球市场涨跌互现,而美国期货小幅上涨。法兰克福和东京的基准指数温和上升,但伦敦和香港的基准指数有所下滑。

美股午后走高,美联储维持利率不变,并预计将维持利率在当前水平至2023年。会议声明偏鸽派,整体符合市场��期。

美联储说了些什么?

1 经济预测偏乐观,2023年达目标

美联储上调了经济预估。自7月末美联储政策会议以来,美国经济的“至暗时刻”已过。美国最初的2200万失业如今已经恢复近一半,失业率从14.7%降至8.4%,这一失业率已低于美联储官员的年末预期中值9.3%。

该委员会目前预计全年GDP降幅为3.7%,远好于6月的6.5%。不过,委员会将2021年的预测从5%下调至4%,将2022年的预测从3.5%下调至3%。该委员会预计2023年GDP将增长2.5%。

该委员会还将2020年的通胀预期从6月份的0.8%上调至1.2%,不过它仍认为要到2023年才能达到2%的目标。

即便是GDP这一关键指标出现反弹,就业率的提升依然存在滞后性。换而言之,即便经济出现复苏,数百万失业者并不能感受到经济回暖的迹象。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就业从经济衰退中的反弹表现远比GDP的提振来得迟缓,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失业潮,直到2014年中期才收复了所流失的800万个岗位。

此次新冠疫情的影响只会增加这一现象的复杂性。一方面,新冠疫情对于服务业影响难估,旅游业、餐饮业等行业有数百万人没有工作;另一方面,疫情引发的生活、消费、生产方式的转变势必会影响商业模式的变革,由此这一轮的待业时间或许会持续更久。

那么当前就业率的恢复能否延续这一水平才是美联储应该担心的

2 继续维持低利率,长期通胀率目标2%

美联储释放了长期放松货币政策的信号,显示美联储少到2023年底都没有必要升息。8月美国CPI数据已经升至1.3%,通胀已经开始复苏。美联储核心通胀目标当前为2%,这说明美联储在拖后加息预期。

对于通货膨胀的目标,美联储措辞明确,即希望保持宽松的货币政策立场。“由于通胀持续低于这一长期目标,委员会的目标是在一段时间内实现略高于2%的通胀水平,以便长期平均通胀率达到2%。”

通胀率未达2%

虽然表示将继续维持低利率,基准利率维持在0%-0.25%区间不变。但由于经济不确定性加剧,美联储官员并没有明确承诺,即将通胀预期同利率前景挂钩。例如,在达成2.5%的通货膨胀率之前,指标隔夜贷款利率目标区间将继续保持在目前的0-0.25%。

8月下旬,明尼阿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内尔·卡什卡里(Neel Kashkari)在彭博播客中表示:“我认为我们不需要改变当前的前瞻指导来改变市场预期,这是一个巨大的压力。” 包括亚特兰大联储的拉斐尔·波斯蒂克(Raphael Bostic)和波士顿联储的埃里克·罗森格伦(Eric Rosengren)在内的一些同事都阐述了类似观点。 

美联储还有什么招?

若想继续防水,美联储或许会选择继续大举“购债”。目前美联储正在购买大量债券,包括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

“购债”是美联储的“必杀技”,当市场预期美联储开始或继续购买债券时,利率就会大幅下降。当美联储威胁要取消或减少债券购买时,利率就会走高。而市场心心念念的利率又是关乎企业与消费者的经济命门。

“等待与观望”仍是美联储当前的基调,是否将通胀目标与利率前景明确挂钩、是否调整“购债”,都需要美国经济态势的进一步明朗化。

美联储的“救命钱”——大众商业贷款还好吗?

为缓解新冠疫情的重创,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启动了6000亿美元大众商业贷款(Main Street Lending Program),这一计划堪称美国中小企业的“救命钱”,抢救效果究竟几何?貌似大银行们对此并不感冒,参与率仅为0.2%,这将削弱经济复苏与促进就业的正向影响。

据负责该计划的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Boston Fed)表示,截至9月10日,美国只发放了14亿美元的普通贷款,还有大约3亿美元已提交或正在处理中。相比之下,3月份以来蓝筹股公司已经发行了逾1.2万亿美元的公司债券,以帮助抵御疫情对经济的打击。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些银行退出了向风险较高的中端市场公司放贷的业务,因此也缺乏专业技能。同十年前类似,据彭博社采访的银行家透露,美国财政部建议银行避免承担任何信贷风险,但同时要以“零损失”为目标。由此可见,银行并非毫无风险

此外,由于担心同贷款人美联储“对薄公堂”,一些潜在贷款人或将放弃选择这一贷款计划。

这一计划未能有效推进的代价并不小。美国中型企业约有4800万员工,约占私营部门GDP的三分之一。对这些公司来说,信贷紧缩可能会导致许多公司步履蹒跚或彻底破产,阻碍后疫情时代下的经济复苏与就业提振。根据AFS Business Intelligence的数据,大型和地区性银行提供的贷款已经减少到2500万美元,甚至更少。

“如果经济继续低迷,企业破产增加,而该计划仍收效甚微,未来经济如何前行将是个问题。”哈佛大学经济系主席、2012年至2014年担任美联储理事的杰里米•斯坦(Jeremy Stein)对这一计划的成效并不乐观。

資料來源:36氪 @36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