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电的盘子,移动的菜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紫金山科技(ID:zijinshan2013),作者 鲁透社,36氪经授权发布。

如何充分利用广电自身的相关优势并与当下相关产业进行结合,进而诞生出一个个全新的5G市场与业务,是中国广电与相关产业合作者共同面对的。

广电5G出新剧集了。

“上一集”和国网的合作剧情还未平息,已被很多人评论为券商炒作。

2020一开年,工信部向广电颁发了4.9GHz频段使用许可,结合中国移动的5G频率资源,多家官媒率先发布“新一集”猜想:广电和移动的合作进入谈判,合作共建5G,或将与电信联通形成2:2对抗格局。

“最早靠卫星,然后靠有线,后来靠盒子”的广电,已喊话“要在2020年实现正式商用”。尽管与中国移动的合作被猜测许久,但此次频率资源一出,一方面没有传统电信运营商的网络负担,另一方面也没有无线网络的建设经验的广电,到底将借谁之力圆这个5G目标?

广电+移动的联姻史

20年间,原本属于广电的音视频广告市场被互联网和电信运营商大肆抢占,从三网融合,到融媒体,广电一直都在试图冲破OTT竞争的迷局。

在3G时代,广电系利用其广播标准面向手机推出过CMMB手机电视业务,甚至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全程直播了近3800小时的奥运赛事,后与中移动合作成为其3G手机集采标配,一时间各路山寨CMMB终端层出不穷。但因是单向广播,节目有限,且当时的手机在屏幕和视频体验上都还不够好,小范围发展后,至2016年运营方中广传播并入国网被叫停。

记得笔者当时搭过一个朋友的车,他等人时就在看车载CMMB电视,我一上车,说,呦你这是CMMB电视啊,他也立刻说,艾玛,可算是明白人啊,我跟好多人解释不清楚这玩意。

2009年之后,从3G到4G,到如今的5G,网速成百上千倍地提升,音视频早已成为网络上流量的主角,而且视频清晰度也越来越高,还有各路丰富的节目源,关注、点播、弹幕,种种玩法让用户真正参与到了流媒体的狂欢中。

正如IT时报的一篇报道所言,如果当初广电不是坚持自己的CMMB标准,而是秉持合作共赢的理念,将自己的内容优势和电信运营商的网络优势、技术优势相互融合,到今天也许会是不一样的局面。

就算种种原因导致业务模式仍然单一,5G时代,持牌方广电怎么可能放弃凭借电视业务资源东山再起的机会呢?但前提是,把5G网络这个大盘子做起来。

“找个强大的战略合作方是必要的,广电4.9GHz频率较高,5G的连续覆盖需要更多的基站投资,当前广电没有充足的资本、技术和人才,更没有经验来独立组建5G网络,与中国移动合建5G网络是个务实选择。”

对这样的传闻,Strategy Analytics公司研究总监杨光接受紫金山科技采访时说,国家电网多年以来确实一直有进入通信领域的想法,所以和广电合作倒也不一定完全是空穴来风。广电和中国移动的合作也传了很多年了,屡次翻新。所谓2:2的格局,从避免重复投资的角度有合理性。

“但从市场竞争的角度,恐怕电信和联通未必会坦然接受,毕竟他们两个加起来对抗移动还有困难。对方再增加一个掌握了低频段频谱和内容资源的广电,会不会过于失衡?或者说,如果要形成2:2格局,需要给电联何种补偿?这些都还不是很清楚。”杨光坦言。

而一直扎根于广电领域的融合网主编吴纯勇对紫金山科技表示,中国移动与中国广电合作共建5G网络,如果仅仅从技术互补、产业运营等方面来进行分析判断其合理性,不够全面,还要充分考虑到核心资源分配等因素。

黄金700MHz戏份到底如何?

战略合作的条件是互惠,广电自身的700MHz资源,就是其5G合作的最大砝码。

“700MHz实际上在LTE时代就已经被多国启用了,覆盖效果非常好。中国这部分频谱一直掌握在广电的手中,没有投入到无线通信网络中。”

“700MHz,一个基站覆盖方圆5公里不是问题。既可以作为一张打底的基础覆盖网络,也可以应用于一些物联网应用,这个频段可以使用最少的投入完成广域覆盖,是非常宝贵的,三大运营商一直都对这个频段眼红地很。”

业内网友的热评也反映出广电700MHz频谱的“黄金”特性。

此前有媒体计算过,使用700MHz频段建一个全国5G网络只需要不到100万座基站,而三大运营商基于更高的频段实现5G覆盖需要建600万座5G宏基站。

“农村不可能建4张5G网,2张就可以了,移动铺一张,广电以700M铺一张,电联随意。”

有技术人士称,基于滤波器和PA等设备能支持200MHz的带宽,所以频率相邻的两家运营商能共享同一套网络设备,中国移动也可凭借丰富经验帮助广电进行5G SA网络建设。但也有评论说,可能性不大,只是4.9GHz频段的共建意义不大,除非广电愿意拿出700MHz频段来共享,但这个广电肯定不愿意。

对此,杨光称:“700MHz在体验速率上可能和4G差不多,但对于运营商以较低成本快速形成全国覆盖还是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行业应用,比如交通物流自动驾驶等等,都需要以较为完善的网络覆盖为基础,未必对速率要求很高,但绝对需要完善的覆盖。所以如果700MHz频谱应该是任何广电的潜在合作伙伴的首选标的,如果广电不把700MHz拿出来,估计就不会有人与他合作了。”

发挥5G网络特性的最著名的技术就是Messive MIMO(大规模天线技术),但700MHz由于频段低,波长大,天线阵子也大,无法支持Massive MIMO。

这也是很多人认为“移动广电合作有戏”的原因:如果广电的低频段700MHz用于5G只能解决普遍覆盖,中频段4.9G也只能实现点状覆盖,5G优势根本发挥不出来,所以要借中国移动实现高容量覆盖。而中国移动FDD频率过少,对未来开展新的低延迟业务非常不利,但广电的2×30M FDD频率恰好也是移动非常需要的。

对此,吴纯勇表示,在技术优劣势上700MHz、4.9GHz等频段肯定各有所长,单一个频段不可能符合未来5G各种应用和业务场景,而多个频段的组合自然会随着业务、技术、用户等各方面的需求而涌现出来。既然此次广电拿到5G牌照,是5G参与者之一,那么利用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的700MHz频段进行5G广覆盖建设,自然是其使命之一。毕竟,700M在建设5G时采用FDD(频分)方式,而三大运营商目前的5G建网采用TDD(时分)方式,FDD相比TDD在时延上有大幅降低,对很多时延敏感的业务非常有利,这也是有线电视网络运营商在5G上的差异化优势之一。

从另一个角度,杨光给出了一个新解读:在消费者市场上,短期内对4.9GHz频段覆盖应该没有特别大的需求。中国移动曾经表示,4.9GHz频谱可以作为“公网频谱局域专用”,更适合用于行业市场,比如园区网。

“这种情况下,要不要把广电的频谱合并进来应该并没有那么重要,或者说并不迫切。中国移动真正看重的肯定还是700MHz资源。”

新5G,怎么新?

1月9日,中国移动开启了涉及25亿元的17城5G SA核心网集采,大手笔令产业界为之一振。

尽管尚未有带动5G换机潮的5G杀手应用出现,工业和各行各业也刚刚开始琢磨如何利用5G实现专网升级或者业务改革,但显然运营商在5G建网上比2019年还卖力。

而广电的2020年目标,基于其没有无线网络建设经验的事实,实现起来并不容易:要在独立5G组网上同时开展个人业务和行业垂直应用;2021年,要把广电5G网络打造成为正能量、广联接、人人通、应用新、服务好、可管控的新型5G网络。

“不管与谁合作,广电的核心问题还是内部的有效整合。如果不能实现真正全国一张网的整合,与谁合作都不能在短期内实现有效的运营和市场竞争,反倒可能给外部势力留出与广电各个省网分头合作各个击破的机会。而有效的全网整合则取决于高层的政治意志,已超过本行业能掌握的范畴。”杨光对广电如何落实5G提出了深层分析。

在机遇上,吴纯勇则表示乐观:在这一轮难得的5G建设和发展机遇面前,无论中国广电未来的战略合作伙伴是谁,其在5G领域的商业运营模式一定会从本质上与三大电信运营商实现差异性。伴随着3G/4G/固网宽带等技术日渐成熟,也催生及助推了包括电商、网络视频、O2O、短视频等诸多应用的蓬勃发展,当下,又涌现了自动驾驶、人工智能、8k等新技术,对于中国广电这样一个年轻的5G产业参与者,十分有幸的一点是,他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开展5G产业布局的,而如何充分利用广电自身的相关优势并与当下相关产业进行结合,进而诞生出一个个全新的5G市场与业务,是中国广电与相关产业合作者共同面对。

去年底,工信部正式核发“192”号段给中国广电,意味着中国广电在移动通信运营方面获得了基础的号段支持。

也有证券圈人士表示,中国广电有了号段资源,也就同步具备了携号转网的资质,不排除未来会采取各类营销及优惠,并借携号转网政策从三大运营商那里获客。

也不是没有可能呀。

資料來源:紫金山科技 @36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