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舊媒體大戰 (方保僑)

本文作者方保僑為香港互動市務商會會長,為《信報》撰寫專欄「科網人語」

美國有報道指出,自2008年開始,傳統報紙已經減省一半人手。(法新社資料圖片)

美國有報道指出,自2008年開始,傳統報紙已經減省一半人手。(法新社資料圖片)

互聯網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興起至今已接近30年,大大促進了資訊流通。社交媒體在千禧年代出現並迅速發展和普及,進一步加速資訊傳播,甚至令大家有種資訊爆炸的感覺。正因如此,傳統媒體的生存空間不斷收縮。美國有報道指出,自2008年開始,傳統報紙已經減省一半人手,無論多麼優質的媒體,如果商業價值偏低,最終都可能被淘汰;相反,幾間互聯網及社交媒體企業卻日漸壯大,而且屢錄破紀錄盈利。

澳洲要網企向傳媒付款

澳洲政府去年提議設立仲裁制度,希望科技平台可以與新聞機構商討並付款購買新聞,如果未能達成協議,便要作出仲裁。此舉卻觸動了Google的神經,威脅停止Google在澳洲的服務,不過澳洲的Seven West Media及News Corp等傳媒集團最終與Google達成協議,將會繼續提供新聞內容給Google的新聞平台,但詳細內容因涉及交易金額則未有公布。

Facebook上周宣布,因應澳洲新條例,將不再容許澳洲傳媒及出版商於平台分享內容。(路透資料圖片)

Facebook上周宣布,因應澳洲新條例,將不再容許澳洲傳媒及出版商於平台分享內容。(路透資料圖片)

然而,Facebook於上周突然宣布,因應澳洲新條例,將不再容許澳洲傳媒及出版商於Facebook分享內容,而澳洲的用戶也不能再在Facebook瀏覽海外新聞內容,態度非常強硬。

澳洲總理莫里森亦不甘示弱,印度政府亦有意效法,莫里森更已經與印度總理莫迪討論向新媒體收費的事宜,他認為未來會有更多國家加入戰場。

其他國家或跟隨立法

為何新媒體會如此大反應?因為他們都深深明白,此例一開,其他國家便有機會跟隨,後果不堪設想。正如當年歐盟推出《通用數據保障條例》(GDPR)加強監管私隱問題及私隱外洩事故的罰則,其他國家也隨即重新審視私隱問題的相關條例及罰則。

其實傳媒與互聯網是唇齒相依,如果互聯網失去內容供應商,顯然會失色不少。(法新社資料圖片)

其實傳媒與互聯網是唇齒相依,如果互聯網失去內容供應商,顯然會失色不少。(法新社資料圖片)

我相信今次澳洲政府的新規例會觸動其他國家政府重新審視互聯網企業及傳統傳媒的商業利益,勢將掀起另外一場大改革。

其實傳媒與互聯網是唇齒相依,如果互聯網失去內容供應商,顯然會失色不少,而傳媒正是其中一個最龐大的內容供應商,倘若有朝一日傳媒完全消失,網民還有什麼內容可以瀏覽?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大家去探討的問題。

無論多麼優質的媒體,如果商業價值偏低,最終都可能被淘汰。(法新社資料圖片)

無論多麼優質的媒體,如果商業價值偏低,最終都可能被淘汰。(法新社資料圖片)

更多方保僑文章:

資料來源:信報財經新聞 @StartUpBeat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