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升级倒逼社交电商成长,「芬香」想要用国货品牌深入市场

据数据统计,2015年社交电商出现后,市场复合增长率达60%。自2017年开始,社交电商如雨后春笋般问世,流量价值凸显,社交电商慢慢进入红海阶段。芬香就是在这期间成长起来的社交电商之一。

芬香由邓正平创立于2019年3月,其核心团队均来自京东。依托S2B2C的模式,芬香利用自有商家资源和京东供应链,以社群分享为核心,通过小B推手分享为用户提供商品。借助微信和京东用户的流量优势,芬香社交电商的裂变成倍增长。

芬香在成立当年就连续完成了三轮融资,其中,浩方创投投资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京东系资本江苏赛夫投资Pre-A轮,年底完成由金沙江创投和star VC联合的数千万A轮融资。

今年4月,芬香正式上线直播功能,主打“自购省钱,分享赚钱”的理念,直接面向有带货能力的小B,其次才是C端,并为主播和推手间设置同步“收益”模式。同期,芬香发布了“好货计划”,引入源头好货、千县千品、新国货、新品牌、网红好货等商品。

芬香

依托私域流量,“溯源+带货”的芬香直播交出了成绩单:在其联合国内乳业新锐品牌“认养一头牛”的直播活动中,首场直播达到订单10W+,销售额突破897W,浏览量达到100W。今年618期间,芬香社交电商累计下单金额破30亿,远超去年双11。

社交电商的角色平衡

芬香作为一个分享平台,并不直接承载商品,但会通过选品流程和京东平台筛选要求进行品控。围绕商品,芬香共有商家、平台、推手和消费者四类角色。

  • 推手和消费者

社交电商中,推手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其本质上是如同经销商的角色,但与传统经销商的区别在于他们无需囤货,前期不用投入资金。通过降低沟通成本,社交电商的出现使得被降低的价差一部分进入生产者的口袋,一部分成为了推手的收益,还有一部分成为消费者享受的实惠。

芬香的推手包含宝妈、导购、副业等人群,依据会员体系享受不同层次权益,无需支付会员费。普通会员可以享受返利低价,通过创建超50人的微信群或邀请30名粉丝可以升级超级会员,赚取佣金获得额外收入。

芬香目前推手和日活用户已达到百万级。用户规模不仅是流量更是价值,社交电商们也热衷于“撒钱”抢人。对此,邓正平向36氪表示,社交电商已经进入红海阶段,依靠补贴增加流量的效果大打折扣。未来用户看中的不是短期的最大利润,而会综合考虑平台的合规性、安全性和持续发展能力。

  • 商家和平台

对接京东的供应链系统,京东99%的商品均在芬香上有优惠券或返利,目前芬香已服务过超5000家品牌商。从平台来看,芬香的营收主要来自分佣抽成和商家服务费。

在品控角色外,邓正平认为,在老龄化趋势和家庭收支压力下,社交电商天然还具有承担社会剩余劳动力再创业、增收的社会责任。

芬香和国货品牌合作

创始人邓正平表示,平台的选品流程可以优先获得推手对商家和产品的信任,继而通过推手的分享渠道有效带动商家的销售额。消费者对产品的反馈会经由推手和平台反馈给商家,倒逼商家在品控、迭代上下功夫,这会成为一种良性循环。

用品质和国货突围社交电商红海

从商业角度来看,行业参与者集中涌现一方面会带来企业间的残酷厮杀,另一方面也会让整个行业的知名度和活跃度水涨船高,进而吸引更多用户加入。

社交电商赛道玩家和资本的涌入,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行业的乐观前景。对此,邓正平表示,一旦用户习惯养成,资本热情不再,留下来的会是那些稳步成长的企业。

邓正平认为,虽然用户参与社交电商没有资金门槛,但却要凭借个人信誉立足,因此不管出于哪种目的,社交电商都将倒逼企业对产品质量和服务水平进行优化。人们对产品质量和生活舒适度的追求可以提高产品的附加值,从而增加收益。

今年作为扶贫攻坚的最后一年,加之世界范围内的疫情蔓延,对人们的就业生活产生了很大影响,人们的消费观也正在发生改变。有线上消费的相关数据统计显示,2020年以来中国民众对蔬果生鲜、乳品、厨电的需求增长远超服装配饰以及奢侈珠宝的需求,并且对国货的青睐程度极速上升。

但从行业来看,中国的社交电商还处在帮助预期收入较低的人群提高收入的阶段。邓正平认为,虽然疫情给国内经济带来了比较大的冲击,但由于社交电商的分享特质,可以将很多国货的品牌美誉度和品质认可度提高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甚至可以下沉到工厂层级,直接树立优势制造企业的知名度。能够充分发掘这些企业是社交电商平台未来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芬香表示,今年受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尤其是出口型的外贸企业格外艰难,但这恰恰为社交电商平台提供了很好的合作机遇。2020年下半年芬香会加大引入和塑造国货精品的力度,塑造自己在国货品牌领域的影响力。同时芬香还会继续坚持助农助销的社会责任,并在生活服务和直播带货的建设进行探索和尝试。

資料來源:36氪 @36氪

%d 位部落客按了讚: